太平洋保险价格联盟

同是丈夫和父亲,一个留520万保险,一个留105万欠款,这就是有保险和没保险的天差地别!

罗氏永圆传媒2018-06-24 22:53:06

有人说,对于婚姻,最好的注解是: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情,此生不换;

愿结一姻缘,白首不放弃,爱,此生不变;

愿守一誓言,白首不更替,累,此生不念;

正如这样一个时刻为妻儿的未来着想的男人:

36岁的胡某是上海某金融公司开发部的经理,2015年9月26日晚上22点多,胡某正和同事加班做一个大型基金项目,突然感觉胸闷气短,让其助理给他拿罐可乐,他还没来得及开启就歪倒在电脑前,同事迅速拨打120报警,15分钟后,当救护人员赶到办公室时抢救时发现胡某已没了生命体征。


胡某的妻子刘某面对突如其来的打击几近崩溃,丈夫是家里的顶梁柱,也是家里唯一的经济来源,刘某为照顾孩子上学和丈夫的父母,半年前刚刚辞去了工作,一下子这个家失去了唯一的经济来源,最致命的是还有近200万的房贷需要偿还……


随后,刘某处理完后事,来到丈夫公司收拾东西时却意外发现一个文件袋,里面有三样东西:3张保单,一张字条和一个硬盘。


3张保单分别是定期寿险、终身寿险和两全保险,总保额为520万。一个硬盘里存的全是一家人在一起的幸福时刻的照片和视频,有他们两人结婚的视频,有一家人出去旅游的照片,还有从儿子出生到7岁间每年过生日的照片。当刘某看到丈夫字条上的内容时却哭倒在丈夫的办公桌前.....


字条上的内容很短:老婆因考虑还贷和孩子上学一直不同意我买保险,怕经济压力太大了,我也比较纠结,但每每看到这硬盘里一家人的幸福时刻时,我觉得真的很有必要买下这3份保险,我常常在想如果今天是我在这个世上的最后一天,我能给他们留下点啥?如果真的这一天来了,这520万至少能帮他们挺过最艰难的几年吧.....

但在人生这场赌局上,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找到对的人,有时候,错付渣男也不是不会发生。就像这样一个对妻子百般算计的男人:

据新晚报(ID:xinwanbao)报道:从今年3月至5月,47岁的郭艳梅一口气卖掉了家里的3套房子,交易额近300万元,她计划用这笔钱加上存款,在杭州购置一套房产,因为刚刚大学毕业的女儿在那里工作,并在当地处了男朋友。

然而,这看似是陪伴女儿的贴心之举,实则另有隐情 ……

结婚20多年 夫妻俩貌合神离

2017年10月,郭艳梅和丈夫徐军之间痛苦维系了多年的死亡婚姻,终于走到尽头,徐军答应了离婚。可谈及财产时,徐军却称因公司经营出了问题,他非但没什么积蓄反而是负债累累。

这个说法,让郭艳梅难以接受。两人1994年经人介绍结婚,当时徐军还是一名的哥,而郭艳梅则在一家国企当材料员。


徐军后来经商发迹,也是靠郭艳梅堂哥的帮衬,当年,堂哥一次就借给徐军50万元。徐军后来的业务范围涉及很广,干过装修,卖过建材,也搞过修路之类的工程。近些年,虽然业绩不太好,但郭艳梅坚信,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徐军名下的资产至少不低于1000万元,负债累累,怎么可能?

丈夫突然猝死 4张欠条横空出世

事实上,徐军赚了多少钱,郭艳梅一无所知;徐军的钱存在哪个银行,她更无从知晓。

自从徐军有了钱,家里的日子就一刻未曾安稳过。早在七八年前,郭艳梅就和徐军分了居,女儿在身边时貌合神离,女儿不在身边时形同陌路……给公婆养了老送了终,也把女儿供进了大学,郭艳梅才有了离婚的念头。可直至去年10月,徐军才答应。

既然对家庭财产有了异议,郭艳梅请了律师,想通过打官司的方式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可还没等她起诉离婚,2017年11月5日这天,丈夫徐军突发心梗意外猝死。

在整理徐军的遗物时,郭艳梅意外地发现了4张欠条,出借人都是徐军的朋友,借款人是徐军,累计欠款105万元。


逐一求证 揭开惊人真相

郭艳梅到银行查询丈夫的存款情况时,发现多张银行卡里的钱加起来只有30多万元,好几张只有几千元钱。如果欠条是真的话,也就是说,丈夫在商海打拼多年最后竟然还欠下了70多万元钱。

可回想起丈夫生前花钱如流水的样子,丝毫看不出有那么多负债。真相到底怎样?郭艳梅一头雾水。

转眼间,一个月过去了,郭艳梅等4名债主上门要债,因为4张欠条都到了最后的还款期限,结果他们竟然一点儿动静也没有。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丈夫死了,妻子代为还钱也是理所当然,可4名债主的表现却很是反常,难道真的看着她们孤儿寡母动了恻隐之心?


然而,当郭艳梅拿着欠条一一向他们求证时,4个人的表现更是让郭艳梅很意外。他们不是避而不见,就是避而不谈,对欠款的事儿遮遮掩掩,最后,纷纷表示,徐军人不在了,钱不必还了。


“欠钱不还怎么能行,老徐泉下有知也不会答应的!”郭艳梅执意还钱的态度,让4个人更显得无所适从。最终,年纪稍长的魏某向郭艳梅说出了真相。

魏某称:43万元欠条是徐军主动写的,求他签的名。徐军告诉他,自己正和媳妇闹离婚,想多占点儿。魏某虽不情愿,但考虑多年的交情就帮了忙。后来徐军突然死了,他一想这事儿也就不了了之了,谁知,郭艳梅竟然主动上门来还债,让他们如何受得起 ……


经进一步求证,郭艳梅痛心地发现,4张欠条竟然全是丈夫徐军生前伪造的假欠条,意图就是缩水夫妻共同财产。

感到心虚和难为情的魏某等人,还向郭艳梅报料称,徐军其实手里还握着不少的债权,徐军的姐姐徐莉,也就是郭艳梅的大姑姐,在徐军死后还拿着债条偷偷地四处索债。

通过知情人提供的线索,郭艳梅和律师一起秘密寻找起徐军生前所有的债务人。最终,他们从确认的两个债务人口中得知,郭艳梅的大姑姐早就把30余万元的欠款收走了,因为,她手里有欠条,还有徐军生前写的授权委托书。


随后,郭艳梅找到大姑姐徐莉了解情况,徐莉全盘否认,称钱是自己借出的,和弟弟徐军无关。郭艳梅气得摔门而去。


今年4月,郭艳梅一纸诉状将大姑姐徐莉告上了法庭,要求返还代为保管的欠款和所有欠条。经法庭调解,徐莉返还给了郭艳梅42万元,另有两张欠条。郭艳梅认为,真实的数目可能远远不止这些,可她不想再和大姑姐纠缠下去了,毕竟,和大姑姐撕破脸的事儿,女儿还不知道,毕竟,她还不想彻底断了和婆家人最后的一丝亲情……


只是,人生没有快进键,并不能把这些痛苦难熬的日子跳过。最后,只愿每个女子都能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不论贫富,都能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正如曾经有一位女儿问妈妈什么是爱情,妈妈说:爱情就是爸爸什么都有了,但依然爱妈妈……

有人说,这是保险留爱不留债的真实注解!

但谁又能否认只有真正为家人着想的人才会买保险!


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客服进行删除.


Copyright © 太平洋保险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