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保险价格联盟

健康靠自己,别让医生杀了你!

梦想无限I极2018-05-15 15:14:44

这不是小题大作——即使在拥有世界上最现代化的医疗技术的美国,因医疗差错而死亡也已成为人口八大死因之一,且死亡人数高于因艾滋病而死亡的人数。


  这不是危言耸听——医疗事故可以在任何地方发生,门诊部、手术室、化验室、护士站、药房、病人家中;它可以波及各个系统,药品、手术、诊断、医疗器械、实验室报告……


  你扮演的,只是一直对医生言听计从的病人吗?你意识到你是理直气壮的消费者,有知悉的必要,有质疑的权利了吗?对自己的健康负责,为自己的权益说话,进行自我保护,当心,别让医生杀了你!


《别让医生杀了你》作者简介:

  英国著名医学博士,名誉科学博士;其90多本著作,被译为22种文字,畅销印多个国家。全世界数百万读者阅读他的周刊专栏,十分之一的英国家庭,把他的医疗热线当作福音。


书的开头:


  “最有可能杀害你的,不是你的家人、朋友或者某个劫匪、盗贼、醉酒的司机,而是你的医生。”


  在人类的死因中,有极少数人是死于急性病。

  在人类的死因中,还有极少数人是死于自然灾害。

  在人类的死因中,还有极少数人是死于意外伤害。

  在人类的死因中,还有极少数人是死于贫困饥饿。

  在人类的死因中,还有极少数人是死于他杀。

  在人类的死因中,还有极少数人是死于自杀。

  但是绝大多数人,是被医生杀死的。


  科尔曼并非信口开河。2006年,即使是拥有世界上最先进医疗技术的美国,也有近10万人因为误诊而死,相当于每3天就有两架搭载400人的波音747飞机坠毁。这个数字超过了艾滋病导致的死亡,与凶杀、车祸等并列,成为美国人死亡的第八大原因。


  他给出的另一个数据是,根据美国卫生署统计,在100名尸检证实为心脏病发作死亡的患者中,生前只有53人得到确诊,而在这些得到确诊的患者中,也只有半数得到正确的治疗。正确治疗率仅为26%。


  《别让医生杀了你》摘录


  每6名住院患者中就有1人的住院其实是由于医疗的失误造成的。医疗失误率高达17%。

  一项调查发现:每93名被确认为心脏病的儿童,仅17名是真正的心脏病。误诊率高达80%。

  至少2/3的化验单是不必要的。仅有1/10的X射线检查是必要的。

  仅有15%的医疗手段有确切的科学依据。

  平均每10个服药患者中就有4人发生副作用,程度从轻微不适到伤命。

  90%的疾病可以自行痊愈。


  通常,发达国家的人们会把巫术看成落后和有点搞笑的玩意儿仅仅因为那些头插羽毛、脸上涂鸦、身穿草裙的巫师说自己要死了,就深信不疑,认为自己真的要死了,对此,我们往往会嗤之以鼻,认为这样的事永远不会发生在我们身上,因而我们的人身是有保障的。


  殊不知,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和那些愚昧、易受侵害的原始居民—样,也受着现代巫医的摆布。不同之处仅在于,我们虽然不会听命于身穿草裙、头顶鸡毛毛的人,但对身穿白大褂、口口声声依靠科学诊断的人却言听计从!


  没有人知道每年究竟有多少人死于医生之手,显然,医务界人士无意披露这样的信息,—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他们不愿意因此将大多数病人吓跑。毕竟,医学正面临着各种替代疗法的激烈竞争,而正统医学的安全性并不比替代疗法好多少。医生们对此羞于启齿的另一个原因是这个问题的曝光,将迫使他们陷入无休止的诉讼之中。


  全世界大多数医务人员,想必会对我所提供的证据视而不见(尽管这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但这确实是事实:总的来说,由于医疗的失误而导致病人生病或死亡的严重危害性甚至可以与心脏病和癌症相提并论,医生在治疗中给病人造成的问题往往比他们所解决的问题要多。


  对“每6名住院患者中就有1人的住院其实是由于医疗失误造成的”这一说法,我想私下里是很少有医生会提出异议的,但许多医生会因为我在公开场合表达了这一观点而感到不快。其中最常见的一种抱怨就是,我的言论给他们的职业抹了黑。我理解他们的想法,他们希望我从此闭嘴或者远离此地,医学领域内的事最好还;是让医生们去打理吧。


  病人死于(不仅仅是得病)医生之手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医生都属于邪恶之辈;相反,多数医生的为人都是很好的,他们的行医动机相当纯正:他们试图通过提供一种有益的服务来创造美好的生活。诚然,这个世界上也存在着一些心术不正的医生,但其数量决不会比会计师、律师和房地产商这些职业中的邪恶之徒更多。


  医生造成病人死亡或生病的原因主要有两个,第一是许多医生在专业技术上的无能。问诊本是医生诊断中最为关键的一个环节。他们通过与病人交谈(更重要的是聆听病人的倾诉),与病人进行沟通。虽然你可能意识不到它的重要性,但交谈和倾听确实是医生获取信息的最重要手段。


  多年来,医疗技术的发展使医生可以使用的医疗设备越来越多。然而,这些仪器却在病人和医生之间竖起了一道无形的屏障。医生们往往完全依赖仪器,所作的诊断全凭仪器检查的结果,而不是根据鲜活真实的客观事实。这样的诊断当然很难引导正确有效的治疗。


  医生们最为常用的医疗设备就是听诊器,这项如今具有历史意义的发明,使得医生可以从容倾听患者的胸部,而不必像以往那样把耳朵贴到病人的胸前。


  听诊器从形象上提升了医生的地位,但它也是第一件在医生和病人之间筑起屏障、使之产生隔阂的医疗设备。自从瑞尼?林奈发明听诊器以来,医患关系就因彼此间得不到尊重而显得逐步疏远,甚至有所伤害。


  几年前在美国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如果医生在诊断时更多依靠他们的大脑而不是仪器的话,那么每10名死亡的患者中就有1名至今仍有可能活着。


  医疗仪器带来的首要问题就是,它不考虑人与人之间的差异,而事实上你我的身体存在着许多不同。更糟的是,医疗仪器经常发生故障,并有维护不良的情况。商店会经常校验他们的衡器,但问问你的医生吧,上一次他是在什么时候校验血压计的?没准他会脸红的。


  试想一下,医院里拥有的数千件医疗设备就一定比你厨房里的小家电更可靠吗?可以相信,医院购置的新设备中有相当部分存在着或多或少的缺陷。


  如果这还不足以让你担心的话,那么再让我们瞧瞧:许多使用那些仪器的医生其实并不真正懂得它们的工作原理,也不知道如何调校,更不了解如何判断仪器运作是否正常。如果真是这样,你还能在接受检查时泰然处之吗?


  造成医疗事故的第二个原因,是他们在政治上的天真和商业上的无知。总之,医生们远不如人们想像和期待的那样聪明。更可悲的是,由于他们的天真和无知,他们中的大部分人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一向引以为荣的事业正在受到利欲熏心的制药商的全面控制。


  至于医务人员中有人被制药公司所收买,那究竟是因为其自身的贪婪堕落,还是因为存在上述的天真和无知,目前我还难以确定。但我认为大多数医生都太过注重自己的个人利益,与世界也过于隔离,这使得他们根本无暇顾及自己是否已掉入世界上最贪婪的制药业的陷阱。


  在中世纪,人们不愿到医院去的原因是:从那里活着出来的希望几乎是渺茫的。那些有幸捱过庸医和护土”治疗”的人们,最终仍可能会死于病房中的交叉感染。这种情况直至20世纪才有所改观,这得益于麻醉剂、消毒药物和抗生素的发明。


  医院里的患者因此有了相当大的痊愈和康复的机会。然而好景不长。现代医药又一次成为健康的主要威胁,医生们也再一次成为导致死亡和引发疾病的最主要原因之一。


  令人惊讶的是,有证据表明医生导致的严重疾病与癌症、心脏病一样多。看来所有的医院也许都该在它的门口贴上这样的就医警示牌:每6名住院患者中就有1名患者的住院是由医生误诊引起的。


  政客无疑也该为此类灾难性的现象负责,因为正是他们把医院的控制权交给了越来越庞大,越来越无能的官僚体系。


  许多国家,医院中的护士人数和床位数正逐年减少,但行政管理人员却在增多。病房被关闭或闲置的同时,管理人员却花费大量金钱去购买巨大的壁毯和进口的花卉,还要在高级酒店安排奢华的周末聚会。


  我们可以抱怨无能的管理人员,但我们更应该谴责那些授予他们权力又听凭他们滥用职权的政客们。政客和管理人员浪费金钱和滥用权力,无疑削弱了医疗服务的有效性,但传统医疗成为病人健康威胁的另一个更关键的原因是:医疗机构把自己——从肉体到灵魂都出卖给了大制药商。


  如果你认为医生给你开处方时都以科学为依据,都是对症下药的话,那你真是太天真了。多数医生并不知道药物是如何被研究开发出来的。当医生掏出纸笔开处方时,他只记得医药公司代表介绍的那些药物,或是那些医药公司广告传的药物。


  医生再也不是一种职业了——这个事实够残酷的,今天的医生仅仅是制药公司市场部的附庸。一度受人尊敬的医生如今为了免费的午餐、赠送的礼品和免费打高尔夫球而心甘情愿地让自己的灵魂被制药公司所收买。


  说到广告的真实性,就连二手车的推销广告也得在药品广告面前甘拜下风。医药公司和它们旗下大量收入丰厚的雇员为了金钱可以不择手段。在这些残酷无情的人面前,哥伦比亚的毒枭无异于一些不谙世事的童子军。


  不少医生处方的药物几乎完全无效,其中多数不仅无效,而且具有危险性。多数制药公司在试验了他们用于动物(无法预计在人类身上会产生什么作用)的药物之后,就极不人道地用推销洗发香波、香烟、汽车和香水的方法将它们通过医生推销出去。政客、官僚和医生携手,使医疗水平退化到了中世纪时的状态。


  本书的写作目的很简单:建议你对医生抱一种客观的认识态度,告诉你医疗过程中需要注意的事项(包括医生是如何误诊的)以及建议你如何保持健康,从而尽可能远离医生!


  20年来我都是一名充满热情的病人利益维护者,人们除了需要对医生带来的危险保持清醒外(如果你想健康长寿,就需要对医生和其他医务人员保持一定程度的怀疑),还需要尽可能地将生活的选择权掌握在自己的手里,最重要的是,要明白对自己的健康负责的重要性。


  你必须保持独立;你应该学会适当地提问(本书将告诉你该问什么问题);你要了解在服药的进候需要注意什么(本书也有介绍),以及如何成为一名独立思考的医疗消费者;最后,当你需要医疗帮助时,还应该知道怎样才能最大限度地正确发挥医院和医生的作用。


多么可怕的书名--《别让医生杀了你》


  没读这本书之前,还真想不到问题会严重到这种程度。向以救死扶伤为职责的医生,怎么竟与“杀”字有了干系?


  400例尸检发现,有一半以上的诊断是错误的,其中13%的患者具有潜在治愈的可能;对1800名患者生前所做诊断进行研究,发现20%的诊断与患者死后的诊断不符;在51例心肌梗死患者中,有18例被漏诊;在大医院工作的放射学专家对56%的胸片有着不同解释,放射报告的误差率达40%以上;即使在仪器运转良好的情况下,化验的准确率也只有95%,一位做了20项化验的患者,就可能有一项错误地提示他有病;有80名医生对女性的硅胶乳房进行检查,有一半人没有发现隐藏的包块,出错率高达50%……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病人被误诊或漏诊,并因而送命?一个最普遍的原因,就是过多地依靠现代科学检查手段,医生自身的检查诊断能力每况愈下了。当病人的病况与仪器检测的结果不对称,医生完全按照仪器检测结果设计治疗方案,严重后果就不可避免了。


  诊断如此,用药又是什么状况呢?老一辈人还记得,早年间得了感冒,医生只是开上几片APC,交待你多喝开水就行了。如今可复杂了。止咳消炎抗菌的胶囊、冲剂、糖浆开上一大堆,还要在门诊观察室吊上两瓶水。本来感冒是病毒所致,抗生素是没有用的,但医生总会说你气管有轻微炎症,发展成肺炎就麻烦了。看起来,这是未雨绸缪,防患未然,实际上是滥用抗生素成了毛病。


  也许这还不是最坏的情况。最坏的情况是,面对处方首先想到的不是对症下药,而是医药公司代表与医药广告上介绍的那些药。


  这些医生在很大程度上已经成为制药业的市场推销工具,借合法身份获免费午餐。于是,就有了苦味的幽默:你吞下一粒药丸,腹泻了;你的好友吃了同样的药,却便秘了;而你的舅舅则根本不能吃这种药,因为他会起疹子。


  很多患者都不乏这样的经历,当你往医生面前一坐,仅仅是刚开始叙述病情,一大叠化验单检查单就开了过来。这些都是必需的吗?不。实际调查表明:至少有2/3的化验检查是多余的,其中常规的血液和尿液检查,仅在1%的诊断中有用,X线检查只有1/10是必要的。


  没有准确的诊断,开出的药物又数量惊人,导致危害继续向前延伸。如今,在欧美,每6名住院病人中,就有1名是误诊或药物副作用而住院。这种由医生导致的疾病已经愈演愈烈,其危害已经足以与癌症和心脏病相提并论,成为引发疾病和导致死亡的三大原因之一。这的确是一个令人震惊的事实。


西药的副作用


  何时候——只要你的医生给你服药,你就得留神副作用。平均每10个服药的患者中就有4人发生各种副作用。程度可以从轻微不适到致命。


  新药在研制成功后往往被大张旗鼓地推向市场。然而一旦宣称”无用”。则实质多半是发生了严重的副作用。由药物带来的疾病,其严重程度往往超过了原发病。与死于海洛因和可卡因的人相比,死于处方药物副作用的人要多得多。


  今天,药物副作用的发生是如此普遍,以至于医生都承认。如果在治疗疾病的过程中。产生了新的症状,则该症状极有可能是由药物副作用带来的。我在许多场合不止一次地指出。至少有1/6的住院病人是因为医疗上的副作用而入院的。


  关于这个问题,最令人信服的理由是:当今的药物检验系统不能保护我们的患者,主要是由子权威部门将本应撤销的药物作为安全的药物对待,使它们继续在医疗市场上流通。据我所知,曾有80多种理应立即撤销或限制使用的药物,在市场上流通了几个月才被收回。其中有一部分竟然使用了数年后才被明令废除,而这些药是会产生严重后果的。


  你能想像一下,如果被宣布不安全并且被收回的不是80种药,而是80种危险的汽车或是80种危险的食品,那将会引起多大的社会反响呢?


  医生、制药公司和政府却都宣称此类事件的发生是难以避免的,我并不这样认为。如果政府真正想保护病人,他们本可以采取许多措施。


  在20世纪70年代末,我便呼吁应该建立一个国际性的计算机药物副作用预警系统—目的是使全世界的医生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获知某一个地方发生的副作用事件。令人惊讶的是。至今尚未建立此类系统。


  你可能会以为,一种药物在某个国家被撤销后,其他国家也会采取相同的行动。但你错了。一种药物可能在美国和法国被禁用,但在英联邦,很可能要5年后才会被官方撤销!


  我相信,药物副作用在世界范围内得以流行,主要是因为那些大的国际制药公司的作用。他们从药品中获利的贪婪、残酷和胃口之大令人咋舌;相比之下。军火商倒似乎像福利机构一样心慈手软了。


  政府本可以通过颁布政令,使药物在应用于成千上万的病人之前,先经过严格的测试,从而使各种危险、致命的副作用显著减少。但如今,药物在进人临床之前仅经过少量的实验。权威机构承认,他们也不知道药物将会产生什么样的副作用,只有在上市一段时间以后他们才可能了解。


  制药公司如果能停止利用动物测试新药,病人就会安全得多。制药公司乐于做动物实验的原因是:他们总能稳操胜券。因为如果动物实验显示没有副作用。他们便可以宣布药物“安全”,并将它们投人市场;就算动物实验出现副作用,他们还是能将药物投放市场,并忽略实验的结果,因为”动物与人是不同的”!


  如果你曾经有过药物副作用的经历,那么该药物很可能是在动物身上进行实验的。有证据显示,动物实验有时候具有极大的误导性和不精确性,严重的可导致人类死亡。


  这里的3例个案报道,便是动物实验间接杀人的证据:


  1.8岁的萨曼莎十分喜爱芭蕾舞。她想长大一以后成为一个舞蹈家。但她永远也长不大了——在她9岁生日前10天她病了。而下周六就是她梦寐以求的舞蹈班的公开排演。为了尽可能赶上排练,她的母亲带她去看了家庭医生。48小时后萨曼莎死了,杀害她的是药物,而不是疾病。药物确实经过了实验,但大多数早期实验都是在动物身上完成的。这些实验并没有显示出在萨曼莎身上出现的副作用。


  2.罗伯特44岁,最近没有通过保险公司的常规人寿保险体检,虽然没通过体检,但他感觉不错。然而医生还是坚持让他接受治疗。所用的药物在动物身上经过彻底的实验,但对罗伯特产生了难以预测的副作用。3周以后他死了。


  3.比尔因为疼痛去看医生,得到的建议是手术治疗。那名外科医生在他身上使用了一种经动物实验反复验证的手术方式,然而,术后3天他死了,死于并发症,而动物实验中并没有出现过这种问题。


  所有这些悲剧都是动物实验直接造成的。在这些病例中,为子保护病人家属的隐私,没有提及更详细的情况。动物实验不仅让动物受苦,人也为此饱受折磨。动物实验不曾救人性命,相反,却可能导致死亡。


  虽然我们必须认定制药公司应该为药物引起的副作用(以及死亡)承担大部分责任,但是毫无疑问,假如我们对怎样保护自己有更多的了解,我们将能减少自身的痛苦。


  遗憾的是,事实上在病人的服药过程中,只有一小部分药被正确地按处方服用。大多数人都有不遵医嘱的情况发生。有时候是服药时间错了,有时候是服药次数太多。有时候甚至是药瓶里的药片根本没有动过。


  住这点很重要:如今的药物作用强大是不错的,但它们的副作用同样可怕也是不争的事实。


  在一名病人服药前,通常他需要了解的问题有:药物需要服用多久?需要在饭前、吃饭中间还是饭后服用?它会引起嗜睡吗?这些问题的答案一般在药瓶的标签上就可以找到。否则,问题就应归咎于开处方的医生或负责分发药物的药剂师了。


  药物和医生可以造福人类,但同样也会危害人类。在这里,与其说Vernon Coleman是在提醒患者多做自我保护,避免医疗过程的危害,倒不如说他主要是想狠刺医生一下,以求他们稍有警醒。毕竟,患者最终还是要依靠他们。

成功一定有方法,失败一定有原因!受伤的您,,让我来为您指明成功的方向,告诉您做好直销的秘诀 您了解没有损失,错过将遗憾终生!

无限极居家创业依托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地面运作实现三网合一!线上线下c优势互补!不用东奔西跑,日晒雨淋, 在家就可以完成团队培训、学习、复制、产品示范,售后服务 市场开拓、开发全国市场 。选择需要智慧!!!俗话说:智者当借力而行。造船出海不如借船出海!成功一定需要借助最先进的工具,直销也不例外。互联网+的时代,嫁接互联网利用先进工具运作直销,颠覆传统运作模式开发全国各地市场在家做省时又省力!最主要省钱!兼顾家庭和主业一台电脑!一部手机!在家做!如何运作?如何赚钱。仔细看下面视频

 互联网到底怎么做无限极呢?想知道吗?想就按住识别下面的二维码咨询客服!

你来与不来,模式都在这里~!你犹豫还是决断,机会都在这里,

  1. 把握与否,取决于您~!



Copyright © 太平洋保险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