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保险价格联盟

199美元等于多少人民币让我来告诉你,留给大家退押金的时间不多了【共享单车消亡史】

开创2019-02-24 11:51:26

2016年舒适的北京秋天,谁也没有想到,共享单车的风潮会以这种姿态呼啸而来

2017年立冬,多地居民感受到了冬天的力量,萧瑟的寒风中树叶片片凋落,曾经赤橙黄绿青蓝紫,色彩斑斓的共享单车也随着瑟瑟寒风快速凋零。

这个段子3月份就开始流传了,某天巧遇投资界一位著名大咖喝茶,期间向他请教当下对共享单车的看法。他深深地吸了一口烟,沉思片刻,凝重地说:当下影响共享单车业务发展的瓶颈是,颜色快不够了……

仅仅一年......


小蓝的停摆并不是没有一点点防备

11月16日,“最好骑”的共享单车小蓝单车CEO李刚发了公开信:“辜负了各位,对不起”。作为业内综合排名第三、素来以“体验好、管理精细”自居的小蓝单车,它的停摆折射了整个行业面临的困局。


在小蓝单车之前,3Vbike,悟空单车,酷骑单车,小鸣单车,町町单车已相继停止运营,平均运营时间不足半年。

名单中的酷骑单车,曾在2017年6月份携带着“土豪金”和“黑科技”的3.0版黄金单车引发刷屏,几乎“杀进”了共享单车企业排名的前四强。然而从行业第四的“‘黄金’时代”,到“被收购”,就隔了3个月。

酷骑单车创始人高唯伟坦言,被收购之前,公司账上只有5000万元左右,而欠用户的押金退款和欠供应商的款项加起来共计五六个亿,这对公司是“无法长时间承担的重负”。

同样无法承担的重负也是此次危机的主角小蓝单车倒塌的原因之一。

小蓝单车被媒体报道拖欠供应商款项高达2亿元,涉及70余家供应商,大部分供应商被拖欠款项在100万元左右,部分供应商被拖欠款项高达800万元。

在共享单车玩家中,小蓝单车一直不吝于在单车上下成本,其发布的一代产品造价就达到了1000元,二代产品bluegogo pro更进一步上探到2000元档位,几乎与摩拜一代的造价持平。

截至目前,小蓝单车对外披露的单车投放总量为70万辆,即便全部按照1代1000元的标准来计算,总成本就已达到了7亿元人民币,而其披露的融资总额却仅有4亿元。

说到底,就是没钱

共享单车行业,堪称是创投圈投资环境的真实写照:老大老二几乎拿光了市面上的所有钱,老三老四老五分着犄角旮旯的一点钱。

投资也是扎堆的。同一个赛道里,越是头部的玩家越容易获得投资的青睐,“百团大战”、滴滴UBER,无不揭示了这一点。

在共享单车这种产品高度同质化的赛道上,各家的资金实力并不是均等递减的,而是断崖式的泾渭分明。

对比单车行业的前两名摩拜和ofo,在小蓝单车苦求B轮融资未果的2017年上半年,两家分别完成了3轮融资,从投资机构里拿到钱合计超过了21亿美元。

之所以强调拿的钱多少,在于共享单车本身并不是一个轻资产的行业。对于前期需要大量铺量的共享单车来说,手上拿到的钱直接决定了能够占领多大的市场份额。

押金问题,始终是共享单车行业的焦点问题

首当其冲的是挪用用户押金。今年2月,小蓝单车副总裁胡宇沸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曾证实,小蓝单车的用户押金一部分留存,用于客户的退款需求,而另一部分则被挪用于继续生产车辆上。

按照小蓝单车透露的超过2000万用户数据,即便去除其中部分用户为免押金用户,按照1000万用户缴纳押金,押金99元来计算,押金总数就已超过9.9亿元。之后,小蓝单车更是将押金上调至199元。

今年初,小蓝单车还对外推出了售价为199元的半年特权卡,用户花费199元购买后,可享受半年内的免费骑行,到期后全额退还。但在兑付期的9月,小蓝单车却悄然将用户到期的半年卡升级为一年卡,使得用户无法取现。现在看来,其推出特权卡的原因之一就是为了补足资金方面的不足。

李刚甚至想到了在单车上增加电子屏幕来变现。5月份,小蓝单车曾对外发布了一款bluegogo Pro2的产品,在车把上增加了一款7.9英寸的电子屏。李刚希望将pro 2上搭载的7.9寸电子屏幕变成一个广告载体,通过广告收入来获得盈利。“这将把共享单车的市场规模推向千亿!”(骑车看屏幕不是找屎么?)

但截至目前该产品也未上线。有知情人士告诉寻找中国创客,因为技术原因,pro 2至今尚未量产。“一辆也没有生产出来,都是PS的。”

同样九月最后几天,前来北京市通州区酷骑单车总部退款的人数,逐渐从零散的几十人发展至几百人,在楼下排成“长龙”,除了单人、组团代退押金,还冒出了“有偿退款”等生意。

扎堆的退款需求让酷骑措手不及。“退一笔押金得交一块多的渠道手续费,每个月会产生100~200万元的支付通道费用”。


摩拜和ofo拿光了市场上所有的钱

“凡有的,还要加给他,叫他有余。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过来。”--马太福音

不知道胡玮炜和戴威以及为他们两家加持的所有资本们,听到其他友商接连倒闭的消息是什么反应?拍手称好?紧张不安?危机?激动?五味杂陈?摩拳擦掌准备迎接终极PK?

可能都有。

(摩拜和ofo的融资历程)

共享单车第一梯队的两家公司聚拢了目前中国实力最雄厚的财务投资人和战略同盟者,如此量级的资本大鳄们共同参与到这一场豪赌中的景象前所未有!

你追我赶,每个月都有新的融资消息披露,不断的刷新的巨额金额,这个狂欢的资本局中,大家都是清醒的理性的认为:不参与这么一场疯狂中的豪赌中才是最疯狂的事情。

经历了团购、外卖、打车大战后,资本已经太熟悉如何快速打造一只独角兽,他们轻车熟路,于是他们迫切想十倍、百倍来加速这个过程。


然而,中国城市并没有那么大的市场容量


2017年9月5日上午,北京市交通委主任周正宇透露,北京市关于共享单车的指导意见即将出台,届时将对北京共享单车投放数量进行控制。北京市交通委员会官方微博介绍,上海、广州、深圳、武汉等11个城市已暂停共享自行车新增投放,加强共享自行车总量调控和秩序管理。

据上海道路研究院估算,上海可容纳约60万辆共享单车,而目前上海城区人口约为2420万,共享单车渗透比例约为2.5%。如果其他一线城市也按照2.5%的共享单车渗透率计算,目前一线城市的共享单车投放数量平均是需求量的2.63倍。

据上海市自行车行业协会统计,如果将国内各大共享单车平台数据相加,全国共享单车投放总量已接近1500万辆,其中第一梯队平台摩拜和ofo的单车投放量占比接近八成。

其实可以简单计算一下共享单车存量市场规模:

假设每辆车拉动10个用户,每个用户缴纳199元的押金,平均一年使用100次,每次1元钱。

所以,押金金融收益:1500万车*199元*10人约等于300亿元人民币。每年8%的年利率,则押金沉淀的金融收益为24亿。

车辆使用年市场规模:1500万车*5(次/天)*300(天)*1元=225亿人民币。这里忽略,很多车辆出行都是免费的情况,并且每辆车每天使用频率不足5辆,所以实际收入要少很多。

按照这个数据推断,共享单车现阶段的存量规模仅为250亿人民币。

而,仅摩拜和ofo,总共融资了21亿美金,折合人民币接近140亿。

未来接盘侠们,你们真的还有空间可以获利?!

由于国内市场逐步饱和,摩拜于今年8月1日宣布进入英国伦敦市场,并宣称已进入全球5个国家的150个城市,投放超过600万辆,覆盖1亿全球用户。今年8月10日,ofo宣布与软银商业服务有限公司达成合作,正式进入日本市场。ofo方面介绍,目前ofo已在全球连接了超过800万辆共享单车,为全球8个国家超170座城市上亿用户提供超30亿次出行服务。

不过目前,没有机构可以证实以上数据的真实性。

我没有了解过国外的市场空间到底有多大,但中国一二线城市的人口密度,给了摩拜和ofo通过大面积投放单车的方式迅速建立了用户对产品的依赖,并抢占了市场份额的条件。反观国外市场,人口密度这一天然优势不复存在,发达国家人口密集的商圈停车资源则极为紧张。

所以,不敢说未来空间有多大,但是猜想也没有那么大,不会是国内市场的两倍。

(摩拜C轮融资的内部财报)



摩拜和ofo谁是老大?

关于究竟谁是老大,马化腾和朱啸虎也是公开开怼,而且小马哥的回应中“哑终端、token、双向通信”这些上个世纪的用词十分有趣。

虽然小马哥说:堆一堆哑终端谁不会,但很快ofo的终端铺货的量级对其他所有的共享单车造成了压力,不管其他投资人承不承认,用户想要打开一辆不是ofo的共享单车越来越难。

(被ofo包围下的摩拜)

2017年11月13日拍摄于朋友圈

关于共享单车之间的争斗舆论,恐怕要从去年年中说起。金沙江创投合伙人朱啸虎在去年9月份的一次采访中就曾断言——“共享单车将在3个月而结束战争。”

9个月时间已经过去,共享单车的战争从国内打到海外,从单车本身升级到平台。朱啸虎还提到——长远来看,运营效率是双方决胜的关键,资本都是很聪明的钱,如果资本效率下降了,大家都会调整的。

然而,今天朱啸虎又改口了,这场战争还要1年才见分晓。

这条新闻在知乎上也迅速引起波澜,知乎用户“易达利”对于朱啸虎的投资论有一个观点:

和金沙江创投以往投资的案例证明,他们很像典型的“邪恶”风投:滴滴打车,映客直播,ofo,饿了么,去哪儿…

不难发现,这些项目都有一个共同特点: 高估值,不盈利,迅速挤掉竞品,再无理智的推高估值,引诱市场买单。


失败了,能当做公益吗?一地鸡毛!

胡玮炜在一次媒体对话中表示:如果摩拜失败了,也是一项公益。这条被媒体捕风捉影的言论一度被刷屏。然而事实是:失败了,也谈不上是一项公益。

第一、用户付费使用了车辆,并且还缴纳了押金。

企业做的免费活动目的是为了刺激用户量的增加,纯商业思路,所以才有几十个亿的资金池子来让企业获取利率收益,快速推进下一轮的高额融资,并没有哪个用户白白享受公益。

第二、共享单车只要一倒闭,用户的押金和余额肯定退不出来。

创始人哭哭啼啼说我们的车成本很高,你们随便骑肯定不会吃亏的。(隐含意思就是:要钱没有,要车随便拿)。

利润归你们,成本大家摊?

(最不能考验的就是人性)你看到的是便利,别人瞄准的是你的本金。

用户使用车的时候需要缴纳押金,免押金也需要芝麻信用在700以上,考核了所有的信用风险,为什么退押金的时候却没有考评公司的信用?

由于押金金额过小,不仅相关部门不予受理,甚至很多缴纳押金的用户也都不愿再追究。

第三、失败了一声辜负了走人了,员工遣散了,满街的共享单车怎么办?留在哪里生锈吗?留给城市管理者多大负担?

如果你是一个城市管理者,是市长,是市容部门,会允许所在的城市出现下面的情景吗?

(共享单车霸占人行道和盲道)

(共享单车乱葬岗)

(杭州市城管部门为搬移乱投放乱停放单车已花费财政经费22万余元,这就是传说中的公益?)

(市民恳请政府管理共享单车乱象)

共享单车疯狂攻陷城市带来的隐患已经有目共睹,但是面临政府的监管,共享单车们,并不是特别配合。

3月,由上海、天津两市自行车行业协会公布的《共享自行车服务规范(征求意见稿)》中,要求“共享自行车一般连续使用三年即强制报废”。

在天津会议上,摩拜当场提出反对意见。“会上并没有非常有信服力的数据表明三年后共享自行车及电动车会出现质量问题,必须报废。”

协会三年报废的判断主要来自有桩公共自行车的运营。一个有七年以上有桩公共自行车运营经验的管理人士说,“有桩公共自行车运营三年后已经开始不断损耗,存在较大的安全隐患。”

上海闵行区目前运行自行车约2万辆,配有230名左右的运维服务人员,人车配比接近11∶1000。考虑到无桩共享单车的效率和效益,意见稿暂定相关服务人员的配备比例不低于车辆总数千分之五

运维成本作为目前共享单车企业最大的支出,千分之五的地面运维人员配比对大多数企业来说无法承受,以投放量突破百万的ofo为例,即使以100万辆计,也需配5000名服务人员。据了解,部分共享单车的运维人员配比在千分之二以下。

对此,协会态度坚决,郭建荣表示:“千分之五,不能再低,如果再低,等于企业不管理。现在乱停放问题的出现就是因为人不够。”

2017年4月3日,清明小长假,深圳湾的游客将大量的共享单车停放在栈道

清华大学北墙的单车


共享单车的出现本质是公共出行的不完善

一定程度上无桩自行车确实解决了“最后一公里”的便利,借车还车的自由,但是无桩真的有那么刚需吗?

来到了苏州就会发现,这里一直到现在都很难找到共享单车的身影。目前苏州市六区共有公共自行车近5万辆,站点2046个。据我们调研,基本上每个公交车站、每个地铁口旁边、甚至大型社区周边都会有一个或多个公共自行车站点,日均租用5.1次。

这些自行车使用起来也很方便,你可以办一张自行车卡刷卡使用。甚至只需要打开支付宝扫描桩上的二维码,只要你的芝麻信用在600分以上(600分是很容易达到的标准),就可以免费使用一小时。

因为是有桩的,你不用担心自行车无处停放造成乱停乱放的问题。

(密密麻麻的苏州市区公共自行车租赁点)

(紧邻地铁口的公共自行车站点)

(前面是公交车站,后面是公共自行车站)

曾有人在知乎上问过:火遍各大城市的共享单车,为啥在苏州就不成气候?

其实多家共享单车都试图进攻过苏州,2016年11月份hellobike共享单车曾出现在地铁1号线沿线,可仅仅过了两天,数百辆小白车就不见了。

原因是未经过相关部门批准,共享单车进入苏州城区进行经营,涉嫌占道经营,车辆被暂扣。hellobike公关负责人刘涛表示,他们和政府相关部门沟通过多次,“他们没说同意,也没说不同意,就说要再研究研究。”

与小白车遭遇相似的,还有小黄车ofo。今年1月初,ofo在苏州试投了500辆小黄车,也是没过多久就被暂扣。据ofo苏州城市经理朱列介绍,暂扣之后政府部门归还了车,他们把这些车转投无锡市场了。ofo也与政府部门沟通过,得到的答复是:暂不同意共享单车进入苏州。

北京居住的朋友都知道,虽然在北京也有公共自行车,但是一般都在二环内,而且站点少,虽然能借走,但是没地儿还,最关键的是公共自行车损坏特别严重。

而苏州的公共自行车不仅站点和车辆覆盖绝大多数的公交网络,每辆车的使用体验是相当好。

(公共自行车也很干净)

(苏州的美,充分显示了政府的智慧和能力)

所以,不是针对某一家共享单车,在座的各位玩家,都是辣鸡!


一地鸡毛之后的启示

投资是否可以获益和企业是否可以挣钱,是两回事。

投资大佬共同做局进入到这种“仔细算一算,市场空间并不大”的共享单车项目,原因其实非常简单:获取流量的难度越来越大,共享单车具备通过线下终端达到高曝光度、强粘性、快速引爆全国的能力。

早期投资人发现这个项目,投资入场炒热项目,引来众多跟风者接盘,而每一接手的人都相信自己接过的不是最后一棒!

不要讲【星辰大海】,所有的流量项目说到最后,只有广告这个变现点(还有点别的花样么?)。

讲真,需要用车的时候,给用户看到的最好就只有开锁和密码,如果敢像爱奇艺一样看75s的广告才可以开锁,相信用户的忍耐是有限的。

回归投资,领袖们操控群体的手腕和书籍《乌合之众》里的描述很接近:影响群体不需要逻辑和理性,只要“以事实触发群体的想象力”就够了。这就是你看到的共享单车,这就是他们想让你看到的。

三点启示

第一、互联网已经不再是投资最好的领域了。获取流量的难度越来越高,风险性极大,投不到梯队未来的老大,都是一场灭顶之灾。所以,可以来看看教育项目。

投资教育项目的好处很明显,现金流好,抗周期,利润稳定。并且在教育赛道里面,不仅老大、老二、老三都可以活的很好,甚至老十八都可以活下去。

在消费升级的当下,教育行业是最先享受到这一波红利的赛道,所以如果想要了解教育市场的研究报告,大家可以关注下面这个服务号。


第二、共享单车领域我看好【永安行】,如果未来有一天政府要收编所有的绿林军,那么永安行在PPP公共自行车领域的领先优势将大大发挥出来,谁说有桩就不能共享了?

永安行成立于2010年,在过去的7年里,其主营业务一直不是“共享单车”,而是有桩自行车租赁系统的出售。永安行主要布局在中国的三四线乃至五线城市周边地区,通过与地方政府签约,垫资建设并运营当地的市政自行车租赁服务。

根据永安行递交的IPO招股说明书显示,永安行确实是盈利的,而且盈利还不少。2014、2015、2016年三年,永安行实现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6830万元、9336万元和1.16亿元。

第三、该退的押金赶紧退了吧。

【2017年11月19日凌晨3:00】

【完】

Copyright © 太平洋保险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