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保险价格联盟

排山倒海的“父爱如山”,就没看到很多父亲都是混蛋

浮世小团圆2018-06-24 19:06:41


很多年以前,我听了一首张楚的歌,《姐姐》,

“……我的爹他总在喝酒是个混球,再死之前他不会再伤心不再动拳头,他坐在楼梯上也已经苍老,已不是对手……

张楚那撕裂的声线犹如乳燕穿过即将黎明前的黑暗,宛若第一丝晨曦如此分明与苍茫地出现在我的眼前,少年的我,突然被他的声音与歌词给震撼了,原来,好音乐真的是有穿透力与棒喝作用的,好的歌词也是。

在此之前,我所看到的“父亲”的整体形象,在所谓的“文艺作品”中,全都是“高大伟岸”的,最次亦不过是“你先站这里,我去买几个橘子”,是那种无言深情,“父爱如山”的形象。

似乎,一个男人只要做了父亲,哪怕是动物的生育,繁殖本能使然,都能让他升华,让他成为“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会为他人(孩子)无私付出的人。

 

事实真的如此吗?《姐姐》中的父亲形象其实非常真实,在某些阶层里,粗鲁无知,酗酒,家暴,不爱孩子不承担任何父亲的责任——这里的“姐姐”担负起了照顾“我”和爱“我”的一切——非常普遍,某些阶层某些境界里的父母,生育只是性欲本能促使,生下孩子来看天吃饭,甚至当成自己的泄愤工具和赚钱工具……

在神一样的美剧《shameless》中,老爹弗兰克真的是一个不可或缺的灵魂人物,他能无耻到什么程度,在六个孩子吃不饱穿不暖的时候,他可以把钱全部拿去喝酒,因为酒就是他的命;常常把亲生孩子扔在冰天雪地里,自己跑去花天酒地;他睡过多少女人,纵横八季(第九季今年9月回归)那是数也数不清;孩子稍微长大一点,他鼓励儿子混黑道卖毒品,小女儿未婚生育,他只赞同,却不负责帮忙;他的小儿子在学校“霸凌”其他孩子,他不道歉,只是说:

“我的孩子如今向你的孩子实施了暴力,让你的孩子学会了忍受,未来你的孩子会成为精英,而我的孩子将会成为社会渣滓,然后被判入狱。”

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百分百纯正的社会渣滓,人渣父亲。

但他真的很真实,他说“我在他们每一个人(孩子们)的身上,都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其实,生活中像弗兰克这样的男人,这样的父亲也比比皆是,只不过没有渣的那么到底,那么自暴自弃罢了,但,多多少少都会有点他的影子,因为,那就是人性。

人性的丑恶一直如影随形,默默地跟随着我们每一个人,在我们认为根本不可能出现的时候出现。

这一点,绝不会因为我们做了父母就消失,或者变好(要变好或者改善,那是一条艰苦卓绝的自我提升和精进之路,此是题外话)。

 

好了,说到这里,再结合每年父亲节,母亲节那排山倒海一般“母爱伟大”,“父爱如山”的商业宣传——为什么说是“商业宣传”?第一,这些东西都是本来就是商家用来促销的,让你多买东西;第二;中国直到现在,某些地区某些阶层,都还在奉行“养儿防老”那一套,社会养老那是个笑话,暂且还跟不上。生一个,数个孩子,等于为自己买了一份(数份)“商业养老保险”。

另外,为什么有孩子的人看不起丁克的,没有孩子的(哪怕失独的),他们的心理大都是这样的:你看,我有养老保险,而你没有,你看你以后怎么办。

尽管他们不承认,但是,大抵如此。

如果你回答他们:我有钱,我可以花钱养老。他们会回答你:花钱的靠不住的,自己生的才靠得住。

这句话的意思是:我买的保险才是全天下最好的保险。

但是,你的养儿保险是建筑在“道德绑架”上的,现在的社会舆论依然是,假如孩子不肯养父母老,不肯“常回家看看”,那就是十足的混蛋,畜生不如。

(注:我并没有赞同孩子们的此种行为)

 

曾经读到一个作者写的关于“中国父母是全天下最自私,最会算计,最把养孩子当成投资”的文章,底下非常自然而然的,一大片声讨,唾骂,与各种污言秽语。

我想这个作者写的确实是一部分父母的真实与“日常”。我们完全不能否认,很大一部分父母生养孩子就是为了投资,就是为了老年得到回报(包括情感回报),因为这是千百年来的习性使然。

而且确实还有很多人渣父母,比如,有的父母生女儿却不让她受什么教育,让她作为家中的免费女佣,甚至让她做雏妓为家庭赚钱,这类故事并不是发生在明朝,发生在清朝,而是发生在此时此刻。

我在前两年的某个电视节目(类似法治进行时之类)里,都看到有父亲让女儿当雏妓,女儿坚决不肯,父亲的解释竟然是“有的卖为什么不去卖”?这让人想起骆驼祥子里的小福子她爸,为逼亲女儿当妓女,老泪纵横,说自己有两个儿子要养,“你(指小福子)不能全仗着我,你为什么不去卖?”

小福子如果不顾老父亲的眼泪,老迈的身体,不肯出去卖逼,是为不仁不义不孝不顺,禽兽都不如。

 有这样的混蛋父亲,作为儿女的,只能忍,只能牺牲,张楚唱的“他坐在楼梯上面已经苍老,已不是对手”,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到的张楚歌中的“我”,曾经向父亲也挥动过拳头,无论是为了保护被欺凌的姐姐还是自己。

但,这在世俗的道德里,是不被允许而且是要受谴责的,因为,“天下无不是父母”,父母可以打你骂你压榨你到死,你却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反抗。

 

 诚然,这世上也有伟大的父母,为了孩子可以付出他们的一切。

但是,我觉得这世上有一件事非常之可怕,那就是:

那些“父母为他们付出了一切的”,头上顶着幸运光环的孩子,会指责那些比如“父母拿他们赚钱,受尽压榨与欺凌”的苦孩子们,“你们不孝顺,不是人,天下无不是的父母,父母都是爱孩子的呀,他们之所以卖你们挣钱,把你们当生产工具让你们卖淫供他们喝酒,正是因为他们爱你们呀,哪个父母不爱孩子,哪个父母不是为孩子牺牲一切”?

(注:那些指责的“孩子们”也有不那么幸运的,但洗脑洗的彻底,另外,也做了父母,站在了利益方的位置上)。

鲁迅说过,人与人之间的悲欢,是不能相互沟通的(鲁迅真这么说过,在他病后写的文章里),也就是说,人与人之间,永远也无法达成真正意义上的了解。

我们应该看到这世上的确有非常伟大的父母,也有非常混蛋的父母,非常伟大的父母与非常混蛋的父母,都只是人群的少部分,大部分父母其实都表现的“平平常常”,“正正常常”,“不那么伟大与也不那么操蛋”。

可在他们“不那么伟大与操蛋”的背后,那是因为他们处于一个相对安全或者比较富裕的环境里,使得他们可以不那么功利地,无耻地对待自己的孩子,甚至还可以“爱”孩子,一旦把他们扔进那种极端环境里的话——人性从来都是经不起考验的,很有可能,那些看起来“有可能会很伟大”的父母,其实非常混蛋;也有可能“看起来会非常混蛋”的父母,会突然小宇宙爆发,变得非常“伟大”。

关于这种未知的可能性,上帝都预料不到,更何况我们凡人。

但,我相信一旦摊到某个人身上,那种百分之零点零几的概率,对他的人生来说,那就是百分之百的灾难。

 我为什么反感整天宣扬“父爱如山”,“母爱伟大”之类空洞的东西,因为,这对于那些很不幸承受了零点零几概率的孩子来说,这是双重的暴击与灾难,尽管他们是人群中的少数,但,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不就是看我们如何对待那些少数群体吗。

 

另,我知道自己一旦写这样的文章,就得准备迎接某些谬论暴雨般的淋浴——是的,是淋浴,唾沫星子组成了水流,花洒一开,尽情“洗涤”吧

例一:“你现在有孩子吗,如果你当了你父母,你就会知道XXXXXXX……”

 是的,很多人对于所有问题的看法,似乎只来自于一个理论系统,那就是屁股决定脑袋。

那么,假如我活在古代一夫一妻多妾制时代,假如我的屁股坐上了“大老婆”的位置,“等你当了大老婆,你就知道那些做小妾的有多可恶有多下贱,真的是必须除之而后快啊”,于是乎,我立即大脑通电,瞬间理解了吕雉砍断小妾戚夫人的手脚扔进大缸里变成“人彘”的残暴行为,我马上认定吕后的做法是正确的,值得同情的并且点赞,另外,我还顺带同情与理解了郑袖与夏金桂们,我会立即点赞郑袖夫人和夏金桂大奶奶。

 

例二:你小时候父母给了你一切,你长大了你要给他们一切,很公平不是吗?

 不公平。不公平的原因有很多,首先,你是“被生下来的”——很多人说给了你生命就是一种恩情,不对。这一点必须建立在“你在出生前自愿选择了做人,渴望做人“,而这时候,你恰巧中了头奖,有一对叫作“父母”的人物,在男女性交之后产生了你,或者说,生产了你,

问题是,你自己从来没有要求生下来。

另外,他们给你的一切真的是你所需要的吗,或许你根本不需要,而且还很反感。无可否认,这世上有多少父母都是“己所欲,施于人”的。

这是一种不平等条约,是一种比马关条约南京条约更不公平的条约。

 

 例三:父母对你有恩,乌鸦还知道反哺,你呢?

首先,动物大都是不反哺的。乌鸦反哺更是活在文学作品里。

 我想为什么那么多人要刻意提倡“父母对孩子是有恩情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为了投资得到回报。

否则,如果你仅仅是爱,仅仅是“爱意”,而不是“恩情”的话,要知道爱无须回报,你爱我我必须爱你?这是赤裸裸的“情感绑架”,如果连这条都成立的话,那刘德华必须和杨丽娟结婚,鹿晗之类的“国民老公”们,会“爱”到成为药渣。

 爱无须回报。你爱我我可以一点都不爱你,我甚至可以恨你,全凭我高兴,我想你不能说“我这么爱你,为你付出了那么多,你一点不爱我,你没有良心,你不是人”。

但恩情就不是这样的了,有恩必报至少是一种道义,是一种做人的原则,施恩从来都是为了回报——不信你去看水浒中的施恩和武松,那绝对是一文钱都不落虚空地的好故事。

 

PS本文解读:

严复先生曾经说,“家族文化发展到极致,恰恰抵消了孝的真意,整个社会虚伪成性,矫饰成风,所谓的华风之弊,八字尽之,始于作伪,终于无耻,一个讲百善孝为先的国家,最是做不到孝,因为孝被错用太久,失去了孝之本义。所以,是孝文化扼杀了孝义”。

本文作者的意思,绝对不是不提倡“孝”,而是要提倡真正的“孝”。

作者:罗衣一时聚散   金学红学研究者  世情小说作者  专栏作者  独立撰稿人

Copyright © 太平洋保险价格联盟@2017